资阳市人民政府  |  资阳阳天气预报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汉马”奔驰兴资阳——西部车城的历史基因
录入时间:2017/12/13 16:32:42   来源:易鹏  浏览:1316

 

2016年,资阳的西部车城之路进入到了第16个年头。
16年前,建市伊始的资阳市就制定了以车兴市的宏伟蓝图,响亮地向世界宣示,资阳要做“西部车城”!
2000 年,敢于提出这看似不可能的宏伟目标,对共和国最年轻的地级市资阳来说,需要何等的胆气和魄力,而朝着这一目标奋勇前进,更需要相当的坚韧和笃行。
西部车城的建设之路,资阳一走就是16年,现在还依然在路上。随着这一路青春无悔的前行,一座波澜壮阔的西部车城,已经在资阳这座古老的城市间巍然屹立。
资阳笃定于“西部车城”,钟情于车产业,这应该不是一种偶然,但又是一种怎样的情结?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根源呢?

(一)基因创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2005年12月21日,资阳铜车马在深埋地下约2000年后重见天日。
资阳铜车马是继贵州兴义、甘肃武威之后发现的第三辆汉代青铜车马,也是考古界发现的最大的汉代青铜车马,被誉为“中国汉代第一车”,它打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资阳历史,也向世人呈现了一座历史久远的车马图腾。
资阳铜车马的出土,为资阳建设西部车城找到了历史的基点,也为资阳城市文化的复兴带来了信心。
其实,资阳发现汉代铜车马并不偶然。资阳县志载,西汉建元六年(前135年),汉武帝开发“西南夷”,置犍为、沈黎、汶川、牂柯、越西五郡,并置古资中县,隶犍为郡,治所在今资阳城。在资阳市雁江区文管所的馆藏文物里,还有为数众多的两汉文物,其中就有不少汉代车马的身影。
772号、773号,西汉木马,1994年出土于东岳山木椁墓,同期出土的还有一个棋盘砖,文物工作者推测其为汉代六博棋棋盘。
677号,东汉陶马头,2005年出土于资阳市法院工地汉墓。
023号,汉代青铜马,2012年5月31日出土于资三路K4+100米的清泉乡汉墓,同时出土的还有铁刀、铁剑、铁矛、陶俑、银手镯、银戒指、银耳环及大量汉代五铢钱。
550号,东汉陶马,2015年12月29日出土于资阳二环路B段汉代崖墓。该汉墓共出土陶器、铜器、铁器、石器等随葬品95件(组),其中的“一佛二弟子”摇钱树,对研究西南地区早期佛教传播具有重要意义。
在中国古代,马是国家实力的象征,一个国家的强盛往往与一个国家战马的数量、质量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据史料记载,汉朝初年,汉高祖刘邦要找四匹一样颜色的马拉车都找不到, “将相出行或乘牛车”,反映出当时马匹的稀缺程度。但是到了汉代文景之治,特别是到了汉武帝当政以后,他提出: “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大力主张养马。一时之间,全国盛行养马,汉家军队的实力大幅度提升,最终在与匈奴战争中占得先机。
资阳出土的这些汉代木马、陶马、青铜马以及资阳铜车马,大都具备前腿如柱、后退如弓、鼻孔大、口裂宽的典型,符合《相马经》中对龙种马驹的描述。它们见证了汉朝由贫弱走向强盛,也见证了马匹从生产工具到战争机器的质变,汉军骑兵部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给步兵、车兵做配角,成长为大汉与匈奴殊死决战中的决胜利器。同时也进一步证明,资阳在两汉时期确属重镇要地,既有王褒、王延世、董钧、杜抚这样的栋梁之才走出资阳为国效力,也有许多无名英雄为国守疆,也才会有人够资格、有财力在墓葬中陪葬这些意义重、规格高的随葬品。透过这些随葬品,我们可以看到两千多年前的那个人才辈出、车马盛行的汉代资阳。
不知道这些前人留下来的汉代车马,是不是就是揭示今日资阳成为西部车城的历史基因呢?不过,有一点却是极其相似的,那就是资阳西部车城的发展轨迹,也和汉代车马发展的轨迹一样,是一步步从无到
有并且逐渐发展壮大的。
 
(二)基因复苏: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民国三十八年《资阳县志》载:县旧隶禹贡梁州之域,商因之,周官职,方并入雍州,为蛮夷巴蜀诸国地。秦灭巴蜀置二郡,县为蜀郡地。汉置资中县,属犍为郡。而资阳之号则始于齐。据旧志,西魏恭帝二年改资州为资阳。元和志,周明帝于资中县置资阳县,因资水为名。今从高公韶碑定为建元元年。初改为资阳,是南朝先有此名,北朝得其地因而沿袭之也。
此段记述,清晰地表明了古代资阳的历史沿革和变迁,也反映了资阳在秦汉之时,就已从巴蜀蛮夷变成了郡县之地,并从公元前135年正式开启了城市的历史,从铺下第一块“资中城墼”的铭文城砖,一步步发展成为今天的西部车城。
史学专家说,文物代表着一段历史。而以资阳铜车马为代表的汉代文物,正是两汉时期波澜壮阔的资阳历史的写照,如此之多的汉代车马遗存,让资阳从一开始就有了区别于周边县市的历史特质,以车兴市的基因或许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埋下,只待有一天能够重新复苏破土萌发。
这一天还是终于来临了。弹指一挥间,两千年已成过去,资阳已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资阳。
1964年5月,中央决定在中国西南、西北地区进行“三线建设”。1965年,最终选址在成渝铁路上线的资阳县,筹建一座新的专业机车制造厂,名为“铁道部资阳四三一厂”,后更名为铁道部资阳内燃机车厂。
1966年10月20日,资阳内燃机车厂正式动工,大批“三线建设大军”,开进资阳,在县城西部的丘
陵之间,开始建起一座座厂房。也许,当初的四三一厂的建设者们也不曾想到,他们艰苦卓绝建成的“十里车城”,也只是三十多年后资阳建设西部车城的一个支点。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受生存所迫的资阳县新星工业公司(南骏集团的前身)在盲目跨界尝试碰壁之后,重新回归农机主战场,开始开发生产农用运输车。当第一台手扶拖拉机柴油发动机穿上样貌简陋的外壳,突突突地喷着黑烟,象汽车一样跑起来时,谁也没有料到,这只“土笨驴”后来会蜕变成“千里马”。
按照各自不同的发展轨迹,431机车厂和南骏集团同时来到了2000年这个时间节点,431厂的机车、南骏的商用车都在全国范围占据不小的市场份额,成为了各自行业中的佼佼者,也成为资阳市工业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
2000年6月,地级资阳市获批成立,即极具前瞻性地提出了“西部车城”的构想,并积极付诸实施。
走到这一刻,431厂用了三十多年,南骏集团用了近十年。
 
(三)基因裂变: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1973年9月18日,资阳内燃机车厂制造的第一台东方红2型柴油机车出厂,到2000年时,431厂早已经是国内内燃机车的骨干企业,号称“十里车城”。
南骏集团经过改制转型,不断拓宽产品线,大胆进入商用车领域,连续多年占据全省商用车第一,成为四川省商用车龙头企业。
随着2010年南骏集团与韩国现代汽车成功签约,2012年韩国现代汽车正式落户资阳,以中国南车集团、四川南骏集团、四川现代汽车为核心的资阳西部车城三驾马车正式成形。
三驾马车犹如三台动力强劲的产业引擎,带动着资阳西部车城的发展进入到新的历史时期。
引擎一:中国南车集团资阳机车有限公司
南车资阳机车有限公司隶属于中国南车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66年,是由铁道部兴建并培育壮大的中国西部唯一的机车制造企业,是中国年产量最大的机车制造企业,是四川省重大装备八大产品链重点企业,四川省“大集团、大企业”重点培育企业之一,资阳市实施“中国西部车城”战略的龙头企业,在我国重大装备制造自主创新和西部大开发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公司现有固定资产原值近10亿元,上万名员工,4000余台精良的机械加工设备;占地172公顷,在川内享有“十里车城”的美誉。
 
公司累计新造各型机车数量居国内第二,出口到亚洲、非洲、美洲的16个国家,是土库曼斯坦、越南最大的机车供应商。公司生产的发动机应用到机车、船舶、发电领域,是工程船舶成套设备和大功率燃气机知名供应商。公司生产的中速发动机曲轴国内市场占有率达70%,出口到德国、日本、美国、韩国、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是印度最大的机车曲轴供应商。
公司拥有先进的精密设备和检测仪器,共有各类机械设备2400余台套,通过优化整合企业优质资源,形成了以六轴电力机车、出口内燃机车为代表的机车产业,以燃气发动机、船用发动机为代表的发动机产业,以全断面隧道掘进机、隧道快速施工机械为代表的重型装备产业,以中速发动机全纤维锻钢曲轴、大型锻铸件为代表的优势零部件产业。
引擎二:四川南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四川南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主要商用车制造商、四川省重点培育的大企业大集团,旗下有四川瑞宇置业有限公司、四川瑞宇销售有限公司、资阳瑞宇物流有限公司、资阳骏兴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四川瑞宇专用汽车有限公司、四川瑞宇汽车配件有限公司等6家全资子公司和四川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四川格罗唯视物流有限公司、湖南中联重科车桥资阳有限公司、南车玉柴四川·发动机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参股子公司,经营业务涵盖卡车制造、客车制造、工程装备制造、环保装备制造、汽车零部件制造、汽车贸易、汽车物流等领域。
公司主导建设的南骏汽车产业园是四川省“1525”工程重点培育园区,是资阳“西部车城”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南骏集团总资产40余亿元,拥有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具备整车及零部件自主开发能力,具备年产各型卡车15万辆,客车1万辆的能力,累计产销规模已突破60万辆,远销海内外。
 
未来五年,南骏集团将紧紧抓住战略机遇,围绕汽车整车、专用车辆及装备、汽车零部件、现代服务业等四大产业,实施“国际化、高端化、专业化、一体化”总体发展战略,将南骏集团打造成为以造车为主、多元并举、技术先进、核心竞争力强的装备及服务提供商,成长为国际化的大型企业集团。
引擎三:四川现代汽车有限公司
四川现代汽车有限公司是四川南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和韩国现代自动车株式会社各持股50%的中外合资汽车生产企业,2012年8月18日注册成立,2013年1月正式运营,注册资本19亿元,首期总投资54亿元,经营范围为商用车、发动机及其配件的生产、销售、服务和研究开发。
公司拥有资阳卡车工厂和成都客车工厂两大生产基地,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及发动机生产线均大量采用进口设备,全面导入了韩国现代先进汽车制造工艺和品质管理体系,是高度自动化、智能化的世界先进商用车工厂,已形成年产重中轻型卡车16万辆、大中轻型客车1万辆和重型发动机2万台的能力。
公司拥有先进的商用车研发试验中心和韩国现代汽车的强大技术支持,将“自主研发、联合研发、技术引进”相结合,既以现代汽车技术改造提升发展“南骏”品牌商用车,又引进“现代”品牌中高端商用车和发动机实施本地化生产,致力于满足国内外客户多层次、差异化需求,为早日成长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商用车制造商而努力。
16年的西部车城之路,让资阳的车产业快速发展。围绕西部车城建设,资阳在大力发展整车的同时,通过强链、补链,不断延伸产业链,充分发挥产业集群的优势,开发建设整车及核心零部件产业基地。
目前,四川现代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园、南骏汽车零部件产业园已经初具规模,配套和服务也正在着力完善中,优惠的政策吸引着新能源汽车整车及核心龙头企业入驻。
立足于南车玉柴发动机、海大轮胎橡胶产业园,资阳已形成较强的车产业聚集效应,注重区域产业分工协作,促成企业产业链整合,形成了模块化产业构架和合理的产业布局。同时,资阳积极布局简阳、安岳、乐至为整车二级或三级配套的零部件企业,构建整车、零部件、汽车服务业协同支撑发展的局面,培养具有竞争力的区域产业集群。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资阳正用每一步坚实的前行,实现着西部车城产业发展的一次次裂变,让更多更好的资阳“ 汉马”奔驰在更加广阔的天地。

 

 

资阳数字方志馆 
蜀ICP备05007295号-1 已访问 614296 人次